> 儒教常识 > 儒教圣人

圣王孔子

日期:2014-04-30 编辑:管理员

孔子(前551-前479)名丘,字仲尼,春秋时期鲁国人。孔子是儒教的创始人和集大成者,是中华文明的始祖,是中华民族的先知。

孔子远祖系商代王室,周灭商,周成王封微子启于宋,其远祖遂从王室转为诸候。孔子之六代祖为孔父嘉,名“嘉”,字“孔父”,以功高德厚获赐族之典,其后代以先人之字为氏,是为孔氏。孔氏为宋国公卿,至孔防叔时,孔氏为避宋国宫庭之乱而奔鲁。至此,孔子先祖遂由贵族公卿转为士族之家。孔子之父叔梁纥,系孔防叔之孙,武功卓著,力大无穷,在当时以勇闻名。叔梁纥在逼阳之战中,力举悬门,拯救士卒,以战功封为鲁国陬邑大夫。

孔子母亲颜氏,名征在。叔梁纥六十六岁时娶颜征在为妻,婚后一年不见有孕,颜征在便前往尼山祈祷,求尼山神灵早赐贵子。尼山祈祷归家后,颜征在腹中沉重,感觉异常。入夜,梦中见祥云绕梁,一仙女牵着麒麟立于面前,颜征在上前施礼。仙女道:

颜征在听宣:圣人皆无父,感天而生。叔梁纥先

祖宋公,系殷商之后,黑帝之子。汝感黑帝之精,孕育

玄圣,教化天下。

言毕,飘然而去。麒麟猛喝一声,颜征在从梦中惊醒。回想梦中之事,不甚明白。后来,果然有孕在身。

产期将临,颜征在往尼山还愿。途中,颜征在突然腹中阵痛,丫环将其扶进路边山洞歇息,不久,于洞中分娩。千古圣王孔子,便于此洞诞生。是年为周灵王二十一年,鲁襄公二十二年,夏历八月二十七日(西元前551年9月28日)。孔子诞生的山洞后人名之曰“夫子洞”,也称“坤灵洞”,位于今山东省,曲阜市,尼山。

孔子有异表,其相貌生下来就与凡人不同,而带七露:头顶四周高,中间凹,若反扣之天体,即所谓“反宇”;口大如斗;舌有七层纹理;虎掌;龟背;骈齿;辅喉。依相学,这是德行至高的“圣者”骨相。孔子因祷于尼丘山而生,生而有异表,头如反宇,类似尼丘山。故名丘,字仲尼。

“天不生仲尼,万古如长夜”。没有孔子,就没有灿烂辉煌的中华文明。孔子的诞生,我们只能视为神恩、天德。《书经》有云:

天佑下民,作之君,作之师,惟其克相上帝,宠绥四方。

上帝因对天下生民眷顾有加,故特为生民立“君”,代上帝管理天下;为生民立“师”,代上帝教化百姓。师,就是圣人;君,就是君王,今天也称国家元首。集君师为一体,就是圣王。惟有“圣王”能辅佐上帝,保民安民,教民化民,把上帝的天恩天德布于四方。孔子就是昊天上帝为天下生民所立的“君师”,是昊天上帝派往人间管理天下,教化百姓的圣王。孔子是儒教文明的始祖和集大成者,是中华民族的先知,是人类文明史上的至圣神明。

孔子“十又五而志于学”,精于“六艺”,学无常师。曾问礼于老聃,习乐于苌弘,学琴于师襄,好学不厌,博学多能。孔子杏坛设教,聚徒讲学,首开私学之风,弟子三千,贤人七十。后致仕从政,官至大司寇,摄行相事,治国有方。孔子曾周游列国,游说诸候,干七十余君,传播推行儒教礼乐教化及仁政德治之道。返回鲁国后,潜心述作儒教经典,删《诗》、《书》,定《礼》、《乐》,赞《周易》、作《春秋》,制万世大法,彰显天心,遂行天命。

圣人不空生,必有所制,以显天心。丘为木铎,制天下法。

木铎是一种铜质木舌的铃,古代用于召集民众,宣政布教。昊天上帝以孔子为木铎,振告万民,发布政令,推行教化,广施天德。天降宣圣,代天立言,为生民制宪立法。孔子承天命,立圣教,施政教于天下。所以,圣人之言就是天言,圣训就是天训。我们接受圣人的教化,就是顺乎天意,遂行天命。

儒教公羊学有“孔子为王”之说。孔子为素王,素王就是无位之王。孔子作《春秋》,乱臣贼子惧,虽无爵禄之赏,斧钺之诛,却能“行天子之事”。普通帝王为当下之君,当下之王。素王则为“文王”,为万世之王。孔子无当下之位,却有千秋之位。孔子是万世师表,千秋文王!荀子说:“圣也者,尽伦者也;王也者,尽制者也”。孔子代天立言,布天恩,施天德,承天命以行教化,是“尽伦”;制礼乐,作《春秋》,垂法万世,是“尽制”。孔子既为至圣,亦为文王,集圣与王为一体,故称圣王。

圣王之道就是天道,是万古不变的常理常道。“天行有常,不为尧存,不为桀亡”,天道是恒常不变,万古不易的,不因治世而存在,也不因乱世而消亡。故儒教万世一统,无论世俗政治如何治乱交替,变易循环,儒教始终是王官学,是中国的国教。其“一统”地位,即便是在异族统治时期也从未被撼动。

没有孔子,就没有儒教;没有儒教,就没有数千年来的中华盛世。儒教文明就是中华文明,中华文明就是儒教文明!中华儿女,炎黄子孙,都是“天子”和“圣徒”,都是昊天上帝的子民和圣王的信徒。

两千多年来,历朝历代无不崇儒尊孔。儒教被定为万世一统的国教,而孔子则被奉为至圣神明,被尊为“文圣尼父”、“先圣先师”、“至圣先师”、“万世师表”、“大成至圣文宣王”。孔子作为儒教的集大成者,作为中华文明的始祖,被中华民族奉上神坛,成为中国文化至高无上的至圣神明,成为中华民族的先知。据《阙里志》载:

灵帝建宁二年,诏祀孔子,依社稷。

这即是说,在国家级的祀典中,孔子神灵与社稷神同格。“依社稷”就是依照社稷神的祭祀等级和规格来祭祀孔子。社稷神是儒教大神,位格仅次于昊天上帝,是昊天上帝的配享神。依社稷之礼祀孔子,就说明在儒教祀典中,孔子被奉上神坛,是儒教大神,位格仅次于昊天上帝,与社稷同格。自东汉以后,孔子就永享国家祀典,从未间断。孔子走上神坛,成为儒教神灵和中华民族的至圣神明,这是两千年来的历史事实,是任何人也否认不了的。

大哉,孔子!

钦哉,圣王!

近代以来,由于全面反传统主义的泛滥,激进主义者为“打倒孔家店”而抛出所谓“儒教非教”说,否认儒教是宗教。认为孔子不是神而只是人,封孔子以“教育家”、“思想家”、“哲学家”等西式头衔。其目的就是为了摘掉孔子头上的神圣光环。把孔子推下神坛,还原成一个凡人,消解孔子的神圣性,进而取消民族信仰体系,以达到全面反传统的目的。

中华文明是人类四大文明之一,儒教与基督教、佛教、伊斯兰教并列为人类历史上的四大宗教,这在人类文明史上是不争的事实。孔子与耶稣、佛佗、穆罕默德一样,都是人类文明史上的先知和神明。从来没有人会称耶稣为“思想家”,称佛佗为“哲学家”,称穆罕默德为“伦理学家”。

儒教是中华文明的载体,孔子是中华民族的先知,是中国文化的灵魂。民族文化的复兴有赖于儒教的复兴与重建,而儒教的复兴与重建,则首先必须把孔子重新奉上神坛,恢复孔子的“配天大神”地位,以永享祭祀。要重新恢复孔子在全民族每一个成员心中至高无上的神圣性,坚决杜绝和抵制一切贬毁、亵渎、戏虐甚至恶搞孔子的卑劣行径。

小人不知天命而不畏也,狎大人,侮圣人之言。

维护孔子的神圣尊严,就是维护中华文明的尊严,就是维护中华民族的尊严。师尊,则道尊;圣人尊,则文化尊;文化尊,则民族尊。亵渎圣人,是对民族精神文化的作贱与犯罪。这对于每一个有良知的中国人(尤其是知识分子)而言,是绝对不应该有的行径。

上一篇:元圣周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