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传道讲学 > 儒者文集

儒商精神与企业管理之道

日期:2014-09-30 编辑:管理员

非常荣幸,也非常高兴,今天下午能跟咱们武汉大学高级研修班的各位企业家朋友们一起学习,共同探讨,我们今天讲座的题目是《儒商精神与企业管理之道》。

为什么讲到企业管理之道,要谈到儒商精神?儒商精神究竟是一种什么样的精神?我们现代企业管理为什么需要儒商精神?今天,就这些问题,和大家一起讨论,分享。

首先,大家要明白一点,现代商业文明源于西方,和人类文明史上的其他文明形态一样,现代商业文明也是一个有机的整体。这个整体,用西方学者约瑟夫·奈的话来说,文明的实体中分为两个部分,软实力和硬实力。

什么是软实力呢?我们首先看一个文明实体,它分成多少个要素。在通常情况下,一个文明实体有八大要素:

1、信仰体系:这是一个文明体系的质核。

2、伦理道德:由这个信仰体系发用出的一整套伦理道德规范。

3、核心价值:有了相应的伦理道德规范,才会有与这种规范和信仰相关的价值体系。

4、理想人格:有了这种价值体系,才会有在这种价值体系中所产生,所孕育出来的理想的人格。

这四种要素,构成一个文明的软实力部分。我们现在通常称文化软实力。

如果说文化是软实力我们不太好理解,但是如果我们把文化分解为这四个要素:信仰体系、伦理道德、核心价值、理想人格,这样我们对文化就有一个具体的,非常具象的一个把握。

   

 另外还有四个要素是硬实力,有哪四个要素呢?

1、器物工具:如汽车、飞机、大炮、军舰、手机等

2、科学技术:俗称科技,器物是由科学技术决定的。

3、管理模式:每一个文明体系都有它自身的特殊的管理模式。

4、制度体系:比如法律制度、民主制度、经济制度等等。

中国这一百多年来一直落后挨打,原因是什么呢?因为我们在器物在工具上,赶不上西方。为什么在器物上落后呢?因为我们在科学技术上落后,所以西方凭着船坚利炮打开了中华五千年的大门,我们中华民族从此忍受了一百多年的屈辱。这就是器物的作用,这就是因为我们的硬实力赶不上。

 

每一个文明体系都含有软实力和硬实力两个部分。那么一个健全的有机的文明,一定同时具备这八个文明要素。

我们了解和明白了一个文明体系的构成要素之后,反过来看今天的现代文明。我们就会了解,像西方的现代文明,从这八个要素来分析,以美国、欧洲为代表的西方现代文明,大概已经有五百年的历史。这一个文明体系之所有能把具有五千年辉煌历史的华夏文明击败,原因是什么呢?就因为这个文明有很强的力量,它是软硬兼备。

 

从马丁﹒路德宗教改革以后,西方摆脱了中世纪的黑暗的宗教统治,进入一个人文主义的社会。这个时候,不等于说西方就没有了宗教。西方仍然有宗教,这个宗教就是基督新教。由基督新教就发用了基督新教所特有的伦理价值观,伦理道德观。基督新教奉行一种伦理观叫“三拼命”伦理观。就是拼命赚钱,拼命攒钱,拼命捐钱。比尔盖茨,巴菲特,几百个亿地捐出来。

 

所以,西方现代文明之所以在企业上,在商业上那么厉害,就因为他们有基督教的信仰,然后有“三拼命”的伦理观。按照基督新教的信仰,他们认为,每一个企业家,每一个商人,去经商赚钱,不是为了个人的吃穿用度消费,而是为了完成一个使命,这个使命是上帝赋予的。按照基督新教伦理观,钱不是个人的,是上帝他老人家的,赚了钱以后,要把它看好,管好,理好,让钱生钱,就是实现财富的增值。如果谁能把钱赚到手,并且管理好,还能最大限度增值,他就是在完成了上帝赋予他的使命,这样的人死后就可以上天堂。

 

我们通常认为美国是一个世俗化的国家,其实不然。美国是一个政教合一的国家,是一个宗教化国家。美国总统就职的时候,要用右手按着《圣经》,对上帝宣誓。他要对谁尽忠?对上帝,对选民,这是神圣的。

美国90%公民都有信仰,并且大都是信仰基督教。在美国的大城市,华盛顿,纽约,旧金山等,每个社区都有基督教堂。

这样一个国家,我们能说它是一个世俗化国家,不是一个政教合一的国家?小布什也好,克林顿也好,奥巴马也好,他们来到中国,也要到基督教堂去做祷告。

小布什上台以后,在白宫恢复了专门祷告的仪式场。美国的军队,都配有专门的随军牧师。这些都充分说明,美国是一个宗教化国家。

 

很多人也许不知道,美国中小学不允许讲“进化论”。 进化论认为人是猴子变的,美国人欧洲人都不同意这个说法,他们说人是上帝创造的。在学校里面也只能这样教孩子们,决不能讲人是猴子变的。美国已经五个州通过立法,禁止在学校宣讲“进化论”。

 

有这样的信仰有这样的伦理观,就会有一个东西产生,就会有专门的人格出现,这种人格就叫清教徒。有了清教徒,才有了现代欧美企业家和商人的人格风范。

比尔盖茨也好,洛克菲勒也好,这些西方国家一流的企业家,都是虔诚的基督教徒。比尔盖茨有次参加会议,还有半瓶矿泉水没喝完,走了几步,他又返回来拿走没喝完的半瓶矿泉水。这个细节被一个记者看到了,就问他:你这么富有,这半瓶矿泉水也舍不得吗?是不是有点吝啬啊?比尔回答说:矿泉水和财富没有关系,我只是觉得,这瓶矿泉水,因为我喝过,别人不能喝,只能我喝,不拿走,这瓶水作为一个资源,就浪费了。

这就是清教徒企业家的人格风范。不会因为有钱,就可以随意糟蹋上帝赐予人类的丰富的物质资源。正是这样的人格塑造了西方现代资本主义文明。我们把这称为软实力。

   

    软实力除了在企业家的人格上有体现,在货币上也有体现。在美国,欧洲,包括亚洲一些发达国家的货币上,都有体现。比如美元,美元是美国货币,也是全球的通用结算货币。美元除了代表财富,是一种硬力量,同时也是一种软力量。美元后面有一句话,翻译过来就是:我们信仰上帝。

 

美元作为货币,不光是能够结算的,充当一般等价物的一个东西,同时是精神信仰和文化的载体。在美元后面支撑着美元的,还有一种叫“美元精神”的东西。我们只管赚取美元,只注重对美元本身的赚取,而没有想到要去吸收学习美元背后的精神文化的力量,也就是我们说的软实力。

 

韩币上面,印着一个头像。这个人是韩国历史上最著名的大儒李退溪。看看,韩国人把他们历史上最著名的大儒,大思想家的头像放在他们最重要的千元货币上。

韩币上李退溪头像旁边,还印有两栋房子,这是韩国的孔庙,孔庙上面有三个字,叫“明伦堂”。      

明伦堂是孔庙里面一个专门的场所。

钱币背后,是一座风景优美的书院,这是韩国最著名的书院——陶山书院,李退溪当年就在这个书院讲学。

 

从这些我们可以看出,韩币上面,也有思想,历史,精神和文化。有软实力。 那么我们中国的钱币——人民币上有什么呢?什么都有,就是没文化,没精神,没信仰。大家同不同意这个看法?

刚才展示的这两张货币,仅仅是很多外币中的两种,在其他很多国家的货币上,都有一种职能,就是承载历史文化和精神,承载信仰,承载价值,承载软实力的职能。

 

从这里我们可以看出,一个商业文明不可能是赤裸裸的拜金主义主导的文明体系,如果一个商业文明没有信仰体系,没有伦理观,没有规范,没有价值,没有理想人格作为保障,没有软实力,那么这个商业文明的器物工具再先进,科学技术再发达,制度再复杂,再庞大,再完善,仍然是个形而下的没有软实力支撑的残缺的文明。

今天中国改革开放30年之后,我们的经济发达了,GDP提升了,综合国力加强了,但是,我们却只有硬实力,没有软实力,这就是今天中国商业文明危机的焦点所在,一切问题和矛盾的根源所在。

 

为什么今天中国的商界普遍不讲诚信?为什么制假贩假到处都是?为什么毒奶粉地沟油屡见不鲜,屡禁不止?原因就在软实力的缺乏。

我们都知道日本的企业搞得好,日本是中国近邻,不管他们在侵华战争中怎么的坏,有一点不可否认:他们的企业搞得好。在明治维新之后,短短百年时间,创造了西方五百年才创造的经济奇迹。日本在一百年的时间,就形成了自己独特的,不同于欧美西方的企业文化模式和企业管理模式。

 

我们也都了解,日本的世界五百强很多。拿日本和中国做个对比,根据2011年的统计数据,现在中国大概有60家企业进入世界五百强,日本是70家。看起来两国之间的总体经济实力距离在缩短,可是你知道吗,这个数据当中,日本的70家进入世界五百强的企业,全是民营企业,而中国的只有2家是民营企业,其他58家都是国企。国企严格意义上说不能叫企业,只能叫衙门。从这组数据可以看出,中国民营企业的发展,不是我们想象的那么理想。

再给大家一组数据,刚才讲的是大,做强做大做久,再看长久。中国的百年老店,就严格意义上说,生存经营百年以上没有中断的企业。中国的百年老店有多少家呢?5家。广州两家,陈李济和王老吉,北京有两家,同仁堂和六必居,杭州一家,张小泉。中国是有很多百年老字号,但是老字号只是品牌,不是企业。

日本,一个小小的国家,历史不足2000年,他们的百年老店有多少家呢?大家可以估计一下。最新最权威的统计数据是20016家。其中还有一个数据,千年以上的老店,有8家。整个日本国家的历史还不到两千年,而就有八家企业,超过了千年的存在。

 

我们引用这些数据的目的,就是想要揭开日本企业文化、企业管理模式最核心的东西。日本人为什么在短短100年中,创造出西方无法理解、望尘莫及的经济奇迹,原因在哪里呢?

就在于日本注重文化软实力的建构,在日本的文化精神当中。

 

我们今天讲座的主题——“儒商精神”,儒商精神是什么?这就是中国的商业精神。一个商业文明模式的创建,一定要有一种商业精神在里面。如果没有商业精神作为支撑,这个商业文明模式是不可能建成的。企业管理之道,实际上就是要形成自身独特的,不同于其他人的管理模式。日本人做到了。

问题在这里,日本人的文化精神与商业精神的源头在中国!

明治维新以后,日本有一个人被称为日本近代化之父,名叫涩泽荣一。他一个人创办了六百多家企业,而到现在,他的企业至少有十家企业成为了世界五百强企业的前身。他提出了一个理念,叫“一手拿《论语》,一手拿算盘”。

 

《论语》是一部儒家经典,是孔子的学生所记录下来的孔子传道讲学的语录。它所代表的是儒家的信仰和儒家的核心价值体系。按照涩泽荣一的说法,日本的企业文化和商业文明,是建立的《论语》,建立在儒家文化的基础之上。

涩泽荣一以后,大家所熟悉的岩崎弥太郎、丰田喜一郎、松下幸之助,以及今天很活跃很红的稻盛和夫,这些都是世界五百强的缔造者。他们都有一个共同的特点,就是这些世界五百强的缔造者,都是阳明学的信徒。

 

阳明学,就是王阳明先生的学问。王阳明是中国明代儒家的圣人,是明代心学的创造者。阳明先生的学问,在日本明治维新以后,成为日本的官学。官学,通俗地讲,就是官方学问,用今天的话讲,就是国家统治思想和意识形态理论。也就是说,日本明治维新以后,阳明学就成了日本的统治思想和意识形态理论。我们今天的统治思想和意识形态理论是什么?马克思主义理、毛泽东思想、邓小平理论、三个代表,还有科学发展观,现在还有中国梦。

 

日本把中国儒家的传统思想作为自己的统治思想,作为自己的官学,这很奇特。在明治维新以前,德川幕府时期,日本的统治思想是什么呢?是程朱理学。程朱理学同样也是中国的儒学。也就是说,在日本这一千年的历史当中,基本上都是中国的文化和思想在统治他们。第一流的企业家,都是阳明学的信徒,第一流的军事家,也是阳明学的信徒,第一流的政治家,同样也是阳明学的信徒。从伊藤博文,到田中角荣,从中曾根康弘到福田康夫,这些都是阳明学的信徒。福田康夫访华,还专门到山东曲阜孔庙参拜孔子,给孔子行大礼。这就是日本的首相,他们不但参拜靖国神社,还要参拜孔子。我们只知道他们参拜靖国神,却不知道他们也参拜孔子。

 

日本军事史上,有个人被称为近代军事之父,叫东乡平八郎,是日本的海军元帅。二战时期,日本的神风敢死队飞行员前面,都供有一个像,就是东乡平八郎的像。东乡平八郎,包括后来的山本五十六这些人,全都是阳明学的信徒。

 

蒋介石1906到日本士官学校留学,从此以后,蒋中正先生就成了阳明学的信徒。而他去日本前,是反传统主义的新人,新思想武装起来的人。留日回来之后,成了阳明学信徒,一生忠实信奉阳明学。蒋先生学习阳明学,不是在中国的土地上学习的,而是在日本的士官学校受到的熏染。日本士官以上的军官,人手一册《传习录》。《传习录》是阳明先生传道时候的语录。我们看日本的抗战片,是不是日本的士官出来,表面上还是有点文雅,虽然本身是野兽,但是也是还有点文化的野兽,大底都能随口说几句中国的经典。也就是说,日本的政军商各界精英都信奉阳明学。为什么?因为阳明学就是日本的官学,就是他们的统治思想,就是他们的意识形态理论。

 

最近两年,稻盛和夫在中国很热,相信如果不是因为钓鱼岛的事,估计稻盛和夫的这阵风,可以席卷中国商业界。盛和塾举办一场稻盛和夫的讲座,近三千人,票价八千每张,一场讲座创造价值两千多万。因为中国企业家推举他。

 

我曾经和中国盛和塾总部及广州盛和塾的企业家做过交流,对他们说过,稻盛和夫先生的思想的根在中国,在阳明先生这里。稻盛先生自己都说:我的根在中国。可是这话说出来之后,下面听课的中国企业家没有感触,无动于衷。盛和塾每年都要组织很多人去日本学习,学习什么呢?学习稻盛哲学。但是我告诉大家,稻盛哲学,就是在阳明先生学说的沧海里面舀了一瓢水,就是这一瓢水,就创生了几个五百强出来。这就是文化软实力的厉害,中国文化的厉害。

 

我们回过头来看,今天中国的商业文明模式建构不起来,中国的商业伦理规范建立不起来。大家都知道要诚信,但是当诚信和利益冲突的时候,诚信就退位了,签了合同,也未必会遵守合同了。自己的企业管理模式,具有中国文化特色的企业文化模式很难建立,因为一百多年来,我们已经把自己的文化抛弃了,今天中国是一个没有精神家园,没有信仰体系,没有价值观,没有理想人格的这样一个社会,用孔子的话讲,就是一个无道的社会。道都没有,你拿什么去建构?

 

什么叫“道”呢?通俗地讲,就是核心价值体系,信仰体系。没有信仰和价值体系,一切以什么为标准呢?一切以经济利益为价值,把钱作为价值本身,这就叫拜金主义。这样一来,我们的企业文化也好,中国特色的管理模式也好,商业文明模式也好,在没有软实力支撑的情况下,是没有办法建构的。

 

所以,这个根源,就在于这一百多年来,从五四新文化运动以后,我们彻底把自己祖宗留下来的曾经创造了5000年辉煌灿烂的中华盛世的这么一个文明,这么一个文化传统抛弃了。而日本拿过去以后,却创造出了不同于西方的东方式的管理模式。

阳明学在整个儒家的思想体系当中,只是一个很小的部分。如果我们把这五千年辉煌灿烂的传统传承下来,我们就能创造出远远超越日本的,辉煌的现在商业文明模式。

从对文化的态度,就可以看出一个国家,一个民族自身的精神状态。日本很坏,但是他们有一点可取,就是他们对中国文化的敬重。福田康夫到中国来,要去孔庙去参拜。日本侵华战争的时候,唯独对山东曲阜保护有加。日本侵略军进到曲阜的时候,马上在孔庙贴了告示:凡是大日本帝国的军官和士兵,一律不得踏入孔庙半步,违者格杀勿论。

抗战八年,孔庙没有被日军践踏。当时的衍圣公孔德成,因为日本侵略军来了,撤离衍圣公府,去了重庆。他在离开曲阜衍圣公府的时候,他的办公桌上有半包饼干。八年抗战结束之后,孔德成重新回到衍圣公府,办公桌上的半包饼干还是原样不动。就是说,这个地方,日本人没有进去过,即便有高级官员进去了,也没敢碰任何东西。如果这个例子还不足以说明问题的话,日本人怎么敬重儒家文化,还有个一历史事件可以说明问题。

 

日本明治时期,有一个文部次官,当时因为在东京建了一座孔庙,孔庙里面竖了一尊孔子像,因为第二天要揭幕,头一天这位文部次官带了随员去视察工作。这位文部次官用手里的文明棍挑起了孔子像的布幔看了一下孔子像。他的这个举动引起了日本士大夫的集体不满,并联名告到了天皇那里,大家一致认为文部次官羞辱了圣人,对圣人有大不敬之罪,认为不杀不足以平民愤,于是杀了。

 

从这里我们可以看出,日本人能有现在这样的商业奇迹,区区百年创造这样的奇迹,是有原因的。密码就在这儿,就是文化软实力。而这个软实力在哪里呢?就在阳明学,就在儒家传统,就在中国的华夏文明。所以日本人认为,他们才传承是华夏文明的真正的国家。中国人恰恰不是,从满清以后反而成了支那人。

 

韩国人也认为他们才是儒家传统文化的真正传承者,韩国的学者甚至一致考证,说孔子是韩国人,为什么呢?他们的根据是,孔子在《论语》里面有一句:“道之不行也,乘桴浮于海,从我者其由也”。这句话的大意是说,孔子周游列国,干七十余君,都不用我的礼乐文教统治思想,我传不下去了,干脆离开了,从哪里走呢?就坐着木船去海上。那时候,从山东半岛,跨海过去就是哪里?不就是扶桑吗?扶桑就是东瀛日本。还有从山东半岛到辽东半岛,辽东半岛再过去,就是朝鲜半岛了。所以朝鲜半岛,日本列岛,这两个岛民,都一致认为孔子成了他们那里的人。

 

日本也好,欧美也好,他们之所以能创造出令我们中国企业家仰视和钦佩的企业文化、企业管理模式和商业文明模式,就是因为他们有坚强的文化软实力资源。

中国改革开放三十年来,为什么我们没有创造自己独特的企业文化模式和管理模式,为什么没有我们自身的商业精神,原因就是因为我们没有了道,没有了文化。所以要解决今天中国的企业文化和管理的最根本的问题,就必须重新回到我们的传统中去寻找资源。换一种说法,我们真正的管理之道,在自己的传统当中,而不是在西方,也不是在日本。

 

管理之道和管理之术是不一样的,什么是道呢?道是精神的东西,《易经》说:“形而上者谓之道,形而下者谓之器”,所以小日本所有的文化当中,什么都叫道,他们对道,有一种特殊的感情,打个架叫空手道,喝个茶叫茶道,舞个剑叫剑道,玩儿个香,叫香道......什么都是道。

但是日本人其实恰恰是没道的,他们的道,是中国的道。我们讲企业管理之道,它一定是讲软实力意义上的东西,是形而上的,是一种神圣的核心价值体系。而只有这种由信仰转出来的核心价值和伦理道德规范,以及它形成的一种特殊的人格,才是我们建构自身的企业文化和管理模式的根本之道。

所以说我们现在要回过头来,重新审视自己的传统文化资源,真正具有中国特色的企业文化,那叫儒商文化。真正中国的企业管理模式,是儒商的管理模式。真正中国的商业精神,一定是儒商精神。绝对不会是佛商的精神。

 

大家知道,儒商精神和儒商的管理模式不是今天在这里才开始谈的,它在中国已经有了数千年的历史,如果说它的辉煌历史,也至少有五百年以上。比如晋商票号,当时晋商的票号都开到哪里了?开到欧洲去了。北边开到西伯利亚,南边开到南洋、新加坡。经营范围已经这么大了。票号,就是银行啊。五百年前,没手机没电脑没飞机,那时候的分号怎么掌管?那么多的钱,上千万白花花的银子交给你,请你带到欧洲去,带到西伯利亚去,一去,电话没有,飞机没有,怎么管?大家想想,怎么管的?

 

这就是中国式管理的密码,在没有现代通讯和交通手段的前提下,怎么把银行给管好。西方人在谈到晋商票号管理的时候,都是瞠目结舌。最奇特的是,在晋商五百年票号管理史上,携款潜逃的事,一例都没有,这才是奇迹之所在。现在如果管这么大的银行,没有一个贪污挪用携款潜逃的,而且还管五百年,行不行?天方夜谭!但是中国就是实现了。这就是中国式管理的魅力。至于晋商是怎么管理的,以后我们有机会再交流。

 

中国人管社会,管政事,我们现在通常说,要加强法制。可是法制加强了,社会就真的和谐了吗?可以看看美国,法制多健全!但是犯罪率多高!一会儿这里爆炸,一会儿那里枪击。生意最好的地方就是监狱。那么健全的法制,为什么监狱生意最好?反过来我们看中国式的管理,中国式的管理在五千年的历史上,社会政治的管理,基本上可以用一句话概括,叫无为而治。看起来没有管理,但是却管得非常好。好到什么程度呢?当它最好的时候,比如周代成康之世“囹圄空虚四十年”。囹圄就是监狱,监狱空了,一个犯人都没有,这种状态整整持续了四十年。为什么没有犯人?因为人们都不犯法,都以犯罪为耻辱,都自觉地远离犯罪。这叫做道德自觉!

 

我们看电影电视就知道,古时候,一个县衙,每个衙门的门口,都有一面大鼓。老百姓谁有了冤屈,就去击鼓鸣冤。一击鼓,哪怕是深更半夜,县太爷不管在做什么,都必须升堂。可是,这个衙门口的大鼓,经常是一年两年,三年五年都没有人击一次。

 

我们想想,如果现在深圳市政府也有这么一面大鼓,可以让市民有事就敲,市长马上升堂,敲鼓的人是不是会排着长队?

 

传统中国式的管理,就是无为而治,这是我们今天建构中国特色的企业文化和管理模式的根本所在,也就是我们今天讲的儒商精神。儒商精神这么重要,儒商精神又是什么东西呢?它由那些要素构成的呢?

首先要明白,什么是儒商?现在很多企业老板,有点知识,有学历的,性格比较文雅的,或者喜欢茶道,喜欢读点《弟子规》的,很多都以儒商自诩。但是严格意义上说,这还不能叫儒商。真正的儒商,一定要达到一个境界,一手拿《论语》,一手拿算盘,必须要有儒家信仰,还得恪守儒家伦理价值观,并且要让自己严格按照儒家伦理规范来从事经营活动和企业管理,这样的人才叫儒商

 

    儒商,必须首先是一个儒者,同时还必须是一个企业家。

我是有信仰的,我信仰圣人之道,我也算是个儒者,但是我不算是儒商,因为我拿不成算盘,不会经商。只能算儒生,不能算儒商。

一个儒商必须满足着两个条件,儒和商,儒者+企业家,这种复合型的人格,才叫儒商。

 

所以,儒商精神,第一要素就是儒家的信仰。

谈到信仰的时候,我想我们在座的朋友都有感触,不知道在座的朋友有没有信仰?举手看看(听众中有佛教徒,基督徒)。

看来信佛和基督教的朋友比较多。因为现在基督教是大教,佛教也是大教。本土宗教里面最具规模和传播力的就是佛教,域外宗教最具规模和传播力的,就是基督教。朋友们当中,有没有信仰这两个教以外的教徒的?那两个是信儒教的,是我带来的人,一个是我的助手,一个是我的儿子。在座的朋友们,为什么没有信儒教的?因为现在儒教还不是教,我们讲它不是教,不是它本身不是教,而是它在现实生活中还没有一个社团法人意义上的合法的宗教身份。华夏文明就是儒教文明,儒教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从伏羲画卦开始,一直到黄帝炎帝,尧舜禹汤,文武周公,到孔子,然后一直到阳明先生。儒教在中国有五千年的历史,炎黄子孙这个概念,就有个先入为主的预设的含义,所有的炎黄子孙都是儒教信徒。在民国以前,基本上都是这样。那么儒教信奉什么呢?信封的是天地、祖先、圣人。

 

天地神灵,谁不信啊?老外在感叹的时候,说:O,my God!(我的主啊!)中国人感叹的时候则说:我的天哪!其实就是一个意思。天是什么呢?天,就是中国儒教的至上神灵,就是天神,全称是“昊天上帝”。这个概念在经典当中,最早出现在《尚书﹒尧典》中,距离现在四千年。昊天,就是天,上帝,也是天。也叫天帝。所以不要以为,God就是上帝,不是的,严格意义上说,God的意思翻译过来,是“主”的意思。是基督教神学家用中国儒教至上神——上帝的概念翻译了耶和华,这样翻译之后,一百多年过去了,现在我们就认为“上帝”是基督教的了,其实,“上帝”这个概念是儒教的。

 

我们中国现在农村的房屋中,还有神龛,神位上供奉着“天地君亲师”牌位。供奉“天地君亲师”的这间房子,叫堂屋,堂屋就是家庭道场。放大一点,在传统社会,还有祠堂。祠堂里面供奉的就是这个家族的祖宗。亲,就是祖宗。天地君亲师,包含天神地神,地神很多,山有山神,水有水神,山川河海,灶门井路,全都有神,都是神主宰的。“天地君亲师”这是儒教的神灵体系。“师”是专指孔子,孔子是万世师表。天地、祖先、圣人,是我们中华民族五千年来集体性的信仰。一个民族传承了五千年的信仰体系,却在最近一百年来被抛弃得干干净净。这种现象,在人类文明史上,只有今天的中国大陆才有。把自己民族五千年来集体性的信仰全部抛弃,到现在为止,我们自身民族的信仰体系,却连一个合法身份都没有,不是一个合法的宗教。大家都是做企业的,都知道企业要有法人资格,现在的宗教也是需要法人资格的。现在中国国内存在五大宗教,唯独没有自己本民族的宗教,这是非常奇特的现象。

 

刚提到的日本人都那么尊重儒教,敬重孔子,可是这一百多年来,中国人自己是怎么对待孔子的?这里给大家讲个小故事,我们现在去山东曲阜看,孔子陵前有座墓碑,即大成至圣文宣先师墓碑,这是中国文化始祖的碑。可是这块碑,是断成三截的,现在是用粘合剂粘起来的。是怎么断的?红卫兵打断的。孔子的墓,也曾经被掘了,当时红卫兵用推土机掘孔子墓,没找到圣人的棺木。自己圣人的墓居然被掘了!当时的衍圣公孔德成的父亲的墓也被掘了,并且尸身被挖出来挂在树上鞭打。这些行为令人发指!这是我们自己民族文化的始祖,万世师表啊!

 

所以现代中国人这种精神状态,这种民族精神状况,这种全民族道德沦丧的现状,全社会腐败蔓延的状况,是怎么来的?不就是因为捣毁了自己的精神家园,把文化抛弃了的缘故吗?

 

所以说,胡锦涛在十七大的时候才正式提出要建构中华民族的共有精神家园,要重新重视挖掘传统文化,要加强文化软实力建设,建构我们的核心价值体系。胡锦涛在谈精神家园的时候,有一个定语,不知道大家注意到没有“共有精神家园”。刚才我们在调查的时候,知道我们这里有的信佛,有的信基督教,这些是你个人的信仰,不是我们民族共有的精神家园,不能作为我们中国十三亿人的精神家园。那么十三亿人要不要有个共同的精神家园?要。明治维新以后,阳明学是日本的官学,儒家文化是他们共同的精神家园。那么能够成为中华民族共有精神家园的,五大宗教中,谁才有资格?基督教?伊斯兰教?佛教?道教?藏传佛教?都不能。所以只有一个选择,那就是孔子,这个估计大家都同意。现在党中央都同意,去年国家不是在天安门广场东北角竖立了一尊孔子像?天安门广场,那是共和国最神圣的地方。由于分歧太大,孔子像被搬回博物馆里面去了。但是不管怎样,曾经竖立了一百天,即使是搬进去了,也是不可抹杀的,说明孔子才能作为中华民族共有的精神家园的代表。因为孔子就是华夏五千年的象征,舍孔子其谁?所以最终,孔子像还是要搬出来的。为什么要放进去,我估计是这个原因,孔子在《论语》里面有句话:“席不正,不坐”。位置没摆正,东北角他老人家不坐,要坐就坐正中央。席不正,不坐嘛。我们这个民族,迟早要建构一个精神家园,就得有一个象征符号,这个象征符号,只能是孔子。

 

现在佛门和尚们,一些大法师,都在搞《弟子规》,都在传播传统文化,都在讲儒家优秀传统。从台湾的净空法师,星云法师,到我们大陆的寂静法师,本焕大和尚等等都在讲传统文化。佛门都在传播孔子思想,儒门更该了,就是现在儒门不知道开在哪里。

 

但是不管怎么样,可以确定的是,只有孔子,只有中国五千年的华夏儒家传统,才是中华民族共有的精神家园。那么儒商精神的核心价值和信仰,只能建立在孔子思想体系的基础之上。

 

一个企业也要有自己的信仰,有了信仰,我们才会有在企业管理过程中所需要的精神动力。现代管理中的激励机制主要是利益,高薪、奖金、分红等等,都是利益。还有一种就是契约,通俗说就是合同,彼此之间达成的一个约定。西方人很守合约,签订的合同他们一定遵守。洋鬼子一根筋,他们很守合约。八小时上班,就好好干八小时,绝对不偷偷上网,不偷偷聊天。但是八小时以后,如果老板要他去陪客户吃饭,让他去K歌,他就会告诉你,不行。为什么?他认为这个时间是属于他自己的。中国的企业不能这样,中国人没有契约的观念,很多人说中国人没有法制观,不守合同,没有信用,其实不完全这样,这个根在文化上。西方人守契约,是因为他们的信仰本身就是一个契约,刚刚我们讲到的基督新教的信仰,从本质上讲,就是信仰者和神的一个约定。基督教的经就叫《旧约》《新约》。就是我跟上帝有个约定。我完成了上帝赋予的使命,他就让我上天堂,这是有合同的。那么有这样一种近乎宗教意义上的对契约的价值认同,再通过契约的方式来管理西方人的时候,就很简单,不要老板操那么多心,只要在合同上写明白就行了。问题是这一套对中国人不管用,你要求他好好上班,他就挂着QQ聊天,炒股,老板一来,就切过页面。这种事情太多,老板也不可能天天盯着,就是盯,人少可以盯,企业做大了,人多怎么盯呢?

企业管理从本质上讲管的是人,人有两个部分,一个是身体,一个是心,最难管的是人心。所以古人讲“得人心者得天下”,要把企业管好,就是要把员工的心管好。那怎么去管心呢?我们传统的说法叫“收服人心”,这招做好了,你不用管,他的心就在你那里。

 

三国时候的关羽,在曹操那里暂时待着,曹操什么都给他了,给他赤兔马,给他封侯,这么器重他,最后关羽还是走了。为什么曹操收服不了关羽?而刘备是凭什么收服的?其实如果我们从平台上讲,曹操的平台要比刘备好。曹操能给关羽的,刘备当时都不能给,关羽却被刘备收服了,这是什么原因呢?我们追溯到刘关张初次见面的时候。关张都是天下奇才,而刘备是一贫如洗。刘备想,这二人功夫了得,得之可安天下,如果有二人相助,则大事可成矣。这是《三国演义》对刘备当时的心态描述。他凭什么收服这二人呢?刘备就用了一招:结拜。这叫义结金兰,是没有成本的。刘备知道,这一结拜,他自己年龄最大,就是大哥,关张都得听他的。义结金兰,其中有“义”在,要守义,讲兄弟情义。有句话叫“情义无价”,所以曹操给关羽再多的钱也收服不了关羽,因为刘关张的关系是情义缔结的。刘备对他的两个兄弟也非常好,张飞打了邮督,犯了事,张飞要逃走,刘备二话不说,把官印挂在那里跟着兄弟们就走。今天还有没有这样的人?为了兄弟,自己的官都不要了,企业也不要了?没有这种精神,怎么能够守义呢?怎么能够得到天下英才绝对的忠诚呢?刘备收服关张,就是靠的义结金兰。这一拜,感天动地。拜,不需要成本,不光不需要成本,不但得了兄弟,还把兄弟的家当都拜到自己头上来了。张飞当时就是变卖家产,全部用来给刘备招兵买马了。

这就是中国式的对于人心收服的管理模式。刘备要是是跟关羽和张飞签个合同,这个合同会不会这么管用?这是合同所能达到的吗?

 

而诸葛亮是旷世奇才,刘备把诸葛亮也收服了。旷世奇才的诸葛亮,称为卧龙先生。凤雏卧龙,得一人可以安天下,这是什么概念?就是得一个人就可以帮你打下江山。事实也是如此,刘备自从得了诸葛亮,得以三分天下。如果用现在的成本核算观念来看的话,他的收益有多大?我们都不敢想,一个深圳市就是几千亿。如果把三分之一的天下算一下,有多少?那么这么大的收益,刘备是怎么搞定诸葛亮的?就是一招:三顾茅庐。

诸葛亮跟关张不一样,刘备太清楚了,不能跟他也拜把子,你去拜见的时候,他都不会理你。刘备去拜见诸葛亮的时候,他也不见。刘备第三次去拜见诸葛亮的时候,诸葛亮在午睡,刘备就站在那里恭恭敬敬地等先生睡完了觉起来。这个在儒家叫“礼贤下士”。这个太管用了,做老板,就是为君,这叫为君之道,治人之道。要礼贤下士。什么是贤?就是德才兼备的高人,对高人要以礼相待。

 

诸葛亮是士,是读书人,有才能有本事的人,胸怀韬略的人,能经邦济世的大才,这是士。这种士,怎么收服他们呢?老祖宗教我们一招,就是“下士”。怎么才是做到“下士”?就是刚才讲过的这样,诸葛亮在榻上睡觉,刘备在门口恭恭敬敬地站着等,他的姿态是不是比诸葛亮低?下,就是把自己的姿态放得很低。诸葛亮在《前出师表》里说:“先帝不以臣卑鄙,三顾臣于草庐之中,咨臣以当世之事。由是感激,遂许先帝以驱驰。”所谓士为知己者死,中国的读书人,虽有旷世奇才,他的七寸就在这里,就怕别人以礼相待,敬重他,用低姿态,礼贤下士非常管用。

 

刘备太厉害了,一个什么都没有,两手空空的人,把几个旷世奇才抓在手里,结果就打下了天下。

企业家做生意,是不是也想打下一片江山?当你想打天下的时候,千万不要以为钱多就能办事。不是的,人心无底,你给他五十万,他可能说,一年给你赚几千万就给我五十万?如果给他五百万,对半分,他会说,我们俩身价一样,我为什么要给你卖命呢?如果你全给他,他也许会说:我比你还富有,为什么要给你卖命呢?这就是人心不足。搞定人心,中国人和西方人不一样。用西方的方法管理中国人,是收服不了人心的,只有用中国人自己传统的那一套,才能收服人心。

 

接下来要讲企业管理之道。刚刚讲的是儒商精神,精神是形而上的东西,是核心价值,这个东西必不可少,但是如果只有精神,只有价值高高在上,悬在空中,落不到地上,还是没有用的。

儒家的这种精神文化传统,如何用在企业管理中,落实为可操作的管理模式?用今天的话说,在企业管理当中怎么落地?

 

今天大家听我讲,觉得很有道理,可是回去以后怎么做?怎么落地?儒商精神是软实力,是信仰,现在要落地下来,就要变成一套可操作的模型和工具。

 

西方管理追求的是利益的最大化实现,为了保证利益最大化的实现,就要追求一个叫“效率”的东西。所以他们管理的目标是利益和效率。儒家以仁为本,所以儒商企业管理的目标不是简单纯粹的效率和利益,而是“安人、安天下”。

什么叫安人?就是让员工都能安,即安心,安身。身体要安,没有房没有车,没有钱,人怎么能安呢?企业凭什么让员工把心安在你这里永远都不动?丰田是怎么做的?以丰田为代表的整个日本企业管理的三大管理法宝中,第一条,就是家族制度。

 

不把企业当一个纯粹的利益实体,经济实体,而是当成一个家。你来到这里,就像来到一个家一样,心里安了。没有钱,不能安,老板对人不好,也不会安,这里没有一种核心价值,没有信仰,一个精神家园给你,也不能安。刚才讲到中国传统家庭中,有天地君亲师的牌位,那就是精神家园。所以一个家必须具备从物质和精神两个方面对人心进行安顿。

如果一个企业家把自己的企业打造为能在物质上和精神上都能让员工心安理得,安居乐业,永远不离不弃,这就叫“安”。

所以,儒商的管理模式,是把人作为管理的目标。而西方的管理模式,追求利益和效率,人成了工具。西方新自由主把人称为理性经济人,就是把人当作生产的工具,赚钱的工具和消费的工具。把人工具化,因此,从本质上讲,西方的管理模式是有问题的。

 

日本管理模式之所以成功,就因为在这些方面做得好。像丰田这样的企业,进去以后,生老病死都在企业。死了后,甚至还有自己企业的公墓。碑上还有一句话:生前我们一起工作,死后一起共享天伦之乐。员工生生死死都是企业的,对企业就会有很高的忠诚度。

员工作为被管理对象,最为重要的品质,就是忠诚。怎么样才能得到忠诚?这就要收服人心。

 

我们看晋商是怎么样收复人心的?晋商在管理的过程中,把管理对象当做自己家人来对待,管理者和被管理者的关系不是纯利益关系,不是简单的契约关系,而是家族意义上的亲缘关系。

 

刘备和关张,是手足,是兄弟,兄弟手足怎么能背叛呢?刘备于诸葛亮有知遇之恩,这种关系是一种真正能得到彼此忠心的关系。所以儒家以前把从事管理的人叫“官”,官者,管也。孟子说“劳心者治人,劳力者治于人”。我们这个研修班名称叫“企业首席营运官”,也是官,企业里面的官。怎么当官呢?我们学管理,就是学为官之道,学习怎么当官,怎么当统治者。

 

古时候中国人把官称为“父母官”。既然是父母,他是不是随时随地都想着儿女,要为儿女谋福利呢?儿女冷了热了,有没有房子住,他是不是都得关心?只有爹娘才会这样。如果当官的都像爹妈一样,成为父母官,这个关系,就都是天伦关系了,就不是契约关系了。所以我们每一个管理者,每一个营运官,都要有为人父母之心,把员工下属当做儿女对待。思考一下,在座的为人父母的,是怎么对待儿女的?你就把这种心,用来对待员工,他就会对你忠心耿耿,服服帖帖。关键是,作为管理者,我们是否能够做到为人父母。

 

中国传统的晋商,徽商都实行一个制度,叫“亲奉”制度。就是把员工的工资分为两部分:常奉与亲俸,常俸就是日常开的工资,亲奉就是直接发给员工的父母亲人的那部分薪金。

 

试想,一个在深圳做高管的人,他的父母远在外省偏僻的山村,账户里面每个月能得到从深圳转入的几千元,这老人会怎么想?而且这钱还不是自己的孩子给的,甚至孩子都不知道。当他来到深圳,儿子的老板,比自己儿子对他还好,让住好酒店,或者公司派车带着老人到处看一看。这就是把孝道精神落到实际的制度。

 

这个制度关键在什么地方呢?这样一来,企业就把员工的亲属、家人都捆绑在一起,用个不好听的词叫“绑架”,把员工的父母妻儿都绑在一起的。你的父母妻儿也和企业是一体的。如果要背叛公司,你父母妻儿同意不同意?

 

古时候的封疆大吏在西边带军,皇帝把全部军权都交给他,问题是他的妻儿老小全都在京城。他敢背叛么?不敢。那时候的一家子,几十口人甚至几百口人。有些大家庭是上千口人,你敢背叛么?你一背叛,这一大家人还要不要?但是只要你不背叛,我对你的家人好得不得了。这是不是大家的命运都结合在一起了?

 

除了亲奉,还有阴奉。就是死后到了阴间,公司还要发工资的。因为你虽然走了,妻儿还在,父母也许也还在。你走了,企业帮你履行家庭的职责。那么,企业做到这个份上了,还有什么说的。员工会轻易背叛吗?

 

话又说回来,企业这些投入是要成本的。但是这个成本,是投有所得。投入进去的肯定比你所收获的要少得多,要想拿到亲奉、阴奉并不容易,会有许多硬性规定,比如在企业工作10年以上,享受什么待遇,工作20年以上享受什么待遇。在制定薪酬政策的过程中,把这些思想理念贯彻进去。

 

比如,我在深圳的一家企业做顾问。当时这个集团公司要对一个高管进行奖励,发放年终奖八万元。当时我听说给这么高的奖励,就给老板提了一个建议,把这八万分成两部分,六万给高管本人,两万奖给他的父母。因为没有父母的培养,企业哪里会有这样优秀的员工呢?所以父母应该得到奖励。企业派专车到农村去接员工的父母到现场,颁奖时老人拿着两万元奖金,非常感动!农村里老实巴交的农民,突然得到企业的几万奖金,老人家拿着奖金,老泪纵横地说:“我真没想到,还有这么一天。企业对我这么好,我有什么好回报的呢?别的没什么好说的,就我这小子以后生生死死就是企业的人了。如果他敢背叛,敢做对不起老板的事情,我第一个不答应”。

 

农民说话很朴实,这话,其实就是表达了一种最朴素的忠诚。这种忠诚源自他的父母。中国人有个特点,你对我好,那还不算什么,如果你对我父母好,比对我好还好。这样一来,我们刚刚讲“绑架”,如果用“绑架”这个词不妥当,实际上就是一体化管理。就是把员工的家庭和亲人,把他们的现在和未来绑到一起,进行一体化管理。只有在这种前提之下,才能得到员工真正的忠诚

 

要让管理对象从自私自利的小人变成一个对企业忠心耿耿的君子,这个过程通过什么来实现?通过儒家的“教化”来实现。

教育是从知识和技能的传授意义上讲的,教化,是从人的品行人格上讲的。教化的目的是通过教,然后让你产生变化。怎么变化呢?从小人变成君子,从一个自私自利的人,变成一个大公无私的忠心耿耿具有忠义之心的坦荡君子。

 

我们在管理当中,是不是希望我们到管理对象都成为坦坦荡荡、忠心耿耿的忠义之士?要实现这个目标就只有通过教化。按照儒家的说法,人是分等级的,人格是有差别的,普通人没有经过教化,比普通人低的就是小人,比小人更低的就是坏人恶人,甚至大恶人。那么比普通人要好一些的,就是正人,然后是君子、贤人、圣人。人就是这样一个由低到高的有人格划分的。

 

人格即是人的品格,划分人的品格以什么为标准呢?以德行为标准。品格从哪里来?通过教化,通过诗书礼乐的教化。要想使员工变得高尚,就要通过教化。

   

我们的社会,现在由于传统文化的缺失,对人格没有教化。为什么企业家会觉得人难管,就因为我们所管的这些中国人,上中学,上大学时就没有被教化过。中国的教育只提供知识和技能传授,不提供人性和人格的培育。西方的学校也是这样,但是西方的教会,提供人格的培育。

 

大家都读过韩愈的《师说》,“师者,所以传道、受业、解惑也”。传道是第一。我们在座的就知道,有哪个老师给你传过道呢?你知道“道”是什么东西吗?不知“道”。为什么?因为学校根本不传道,老师也没有道可传。老师的老师也没给他们传过道。这个道早在一百多年前就被抛弃了。

 

道就是价值,是魂,是精神。人不能成为无道的人,企业不能成为无道的企业。为了达到这个目的,我们就有一系列的企业文化建设与管理模式建构。比如,在儒商制度当中,有一种制度,叫宗社制度。宗,就是宗教,社,就是江山社稷。社,本来是土神。为什么日本人的公司名称叫株式会社?社就是从中国儒家文化中来的,意思是把公司把企业当做江山。如果把企业当做江山来打,当做江山来坐,这就叫社。所以儒商企业管理制度建设中,就有一条,叫“宗社制度”。一个创业的企业家,把企业做强做大,最关键是要让它世世代代子子孙孙传承下去,这就是我们通常说的百年老店。这就叫“社”。作为一个企业创始人,如果后人享受到你带来的福祉,但是不知道你是谁,是不是很失败?那么怎么让我们的后人知道呢?那就要建立“宗社”的制度,把企业当成江山,世世代代传承下来了。从而实现企业家生命的永恒价值和意义。

 

要想做到这样,不是一句话的事,要落实到制度上。在我们的儒商管理制度中,还有一个重要的制度,叫“企业的祠堂”制度,我们给企业建一个祠堂。祠堂是什么呢?是中国古时候家族的神圣道场。以前家族的重大决策,重大的祭祀活动,管理活动,都在祠堂举行。企业有了这么一个祠堂,就有了神圣的场所。企业祠堂供奉谁?除了天地君亲师,还要供奉企业创始人,和为企业做出重大贡献的人。他们归天以后,把神位供在祠堂里面。

 

如果这个企业传承几百年,那么这些被供奉的人,就会成为企业的始祖,企业之主被世世代代供奉着。作为企业家,你的生命在这样的传承中获得了永恒。不然的话,就免不了人存政举,人亡政息的命运。企业家的生命,要想获得永恒的价值,就必须通过宗社的制度传承下去。CEO就职,要来这样一个地方,做一个神圣庄严的宣誓和仪式。现在的老总们就职,仪式是什么?开个会,宣布人事任命,大家鼓个掌,或者还吃顿饭,办个酒会,完了。神圣吗?庄严吗?不神圣不庄严的就职仪式,会不会为就职的这个人本身带来神圣庄严的荣誉?不能。

 

企业的祠堂建构就是铸魂,企业祠堂是对员工进行教化的神圣场所。新员工入职,总经理上任,开机,奠基,开业等重大活动,都在此举行一个神圣的仪式,让天地祖宗神灵保佑你,因为天地祖宗神灵具有超自然的力量。

 

    这样一来,儒商精神就会落实成一种具体的可操作模式和制度,就可以对管理人员和员工进行教化,就能够培育出一代忠义之士和德才兼备的员工。这难道不是我们每一个企业家所希望看到的?

 

用民族优秀传统建构我们的企业文化和中国特色的管理模式。这样,我们的企业才能根深叶茂,我们的企业才能做强,做大,做长久。我们不光要争当五百强,还要向前再进一步:让我们的企业能够传承五百年!

今天就和大家分享到这里。谢谢大家!

上一篇:弘扬儒商精神 对治经济危机

下一篇:企业家的生命价值和存在意义